来自 奇迹 2018-12-29 19:28 的文章

文献名邦踊现的哲学家(上篇)

摆在书桌上的是一本心理哲学专著《自性论》,嫩绿的书皮仿佛透露出大自然的无限生机。坐在桌前的是一位意气风发、诚恳沉着的高个头男子,字斟句酌的谈吐折射出一种长期与学术打交道的谨慎与缜密。看着《自性论》副标题“事物之终极本质与人之终极价值的寻求”,再看眼前这位名叫刘清秀的农家子弟,记者还是很难把两者联系起来。


01

困厄时仰望星光

  

1970年8月,刘清秀出生于福建省莆田市埭头镇汀港村,那是地处海峡西岸兴化湾畔的一个海岬,村民们长年与风浪搏斗,生活条件比较恶劣。由于家境贫寒,刘清秀17岁时便于高二辍学;随之在自由贸易的大海中扬起人生风帆,做起了海产干品买卖。

然而,乡村成长与生俱来的单纯朴实,使他在唯利是图、尔虞我诈的生意场上屡遭挫折。随后,他到艰苦的建筑工地打工,又到修路工地出卖劳力,继而被香港商人聘去当海产品采购员,奔波各地,历尽现实的磨难。困厄中,他曾像《天问》的作者屈原那样仰望星光——“遂古之初,谁传道之;上下未形,何由考之?”让思想在四极八荒游荡。而社会的纷繁复杂、人际的信任危机,又促使他在细心洞悉的同时,与书结缘成了知交。

刘清秀每到一个地方,都要抽出时间上书店、下地摊四处淘书。长年累月,他阅读了大量古今中外有关为人处世、人文思想甚至自然科学等方面的理论书籍。“有时身上的钱全都买书了,我就扛着很沉的书籍回去,还要走很长的路;有时随风吹来的字纸,我都觉得有缘,就捡起看看是否会触动灵感。”他透露出了求知的渴望与率真。

文献名邦踊现的哲学家.jpg


古人云: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。在艰难曲折的社会实践中,刘清秀潜心书海,试图寻找宇宙世间的真理和人类精神的奥秘,以解决弱冠之年的焦灼与惶惑。但他发现,那些抽象理论与日常生活相去甚远,许多教条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显得苍白无力。他坦言:看到太多“理论中的理论”近乎纸上谈兵,于是萌生了自家著书立说的愿望。

这些想法理所当然受到亲人的强烈抵制和反对。他们认为:人就该老实本分地走命定的人生道路,像村里的年轻人一样好好赚些钱,成家立业、生儿育女;什么学术抱负的就像“农民想造飞机”一样,简直是天方夜谭、不自量力。刘清秀却依然我行我素、不屈不挠,虽然生活清贫但精神富有。在看书学习中,他找到了生活的乐趣和人生的寄托;逐渐意识到了的生命价值,让他将曾经天真的希冀和向往,酝酿成内在深沉的使命感。

回忆起异乡工地的打工日子、走南闯北的历练岁月,刘清秀觉得收获颇丰、弥足珍贵。“往往是在极为劳累、疲乏的时候,我的内心却总有万千感慨。现实的孤苦无助时时在激发灵性的认知,遭遇惨重困境似乎是真理在召唤。接踵而至的打击与压抑,心理无常的冲突与躁动,这样身体力行的实践局面导致种种生活感悟向我涌现。每一天这些重要、凄美的体验,我都会及时记录下来,不管是在休息的工棚,还是在行进的列车上。而每天工余,我都会捧起购之不易的著作研读,当白天或平时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找到了启示或答案,那是最使我兴奋不已的事情。”刘清秀又郑重地说道:“多年来边打工边搞研究的生涯,使我有时显得与众格格不入,可是那些鄙视与嘲弄反而强化了我的信念和意志!”

文献名邦踊现的哲学家2.jpg

思想者都是孤独与寂寞的。正是有了异乡星空下的天问与思索,正是有了那么多年的嘲笑与坚守,正是有了亲临苦难的体会与感受,正是有了卧薪尝胆的毅力与勇气;正是阅读了千余本古今中外哲学、心理学、社会学、文化学甚至理论物理学等著作,正是发现了古往今来思想家的许多逻辑缺陷和理论困难,《自性论》的思想构架才开始萌芽并逐步形成,才有了他创作《自性论》的可能。

早在1990年,刘清秀就尝试写过一篇三万多字的理论文章,转给福建师范大学教育系梁金泉教授过目。梁教授肯定其论述“已自成体系、理论水平在一般以上”,建议他继续研究并写成系列小论文依次发表,不然就下定决心做更广泛的探索并充实材料写成著作。这对时在打工的刘清秀来说,是一种莫大的鼓励。他更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,由此建构了宏伟的蓝图。